利发国际-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发国际-手机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2 02:49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贾延成团伙开办的博成小额贷款公司所在地 未央法院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印度两党借此事相互攻击,甚至有印度媒体因采访了中国大使而被扣上“反国家”的帽子。印度The Print网站27日称,印度报业托拉斯(PTI)因采访中国驻印度大使、宣传中方立场,被指是“虚假信息和宣传工具”。 据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网站消息,中国大使孙卫东25日接受PTI专访谈中印加勒万河谷事件,表示中印边防部队在边界西段加勒万河谷发生严重肢体冲突,造成人员伤亡。这是中方不愿看到的。此次事件完全由印方挑起,责任不在中方。《印度教徒报》称,PTI最大的订户——印度政府旗下的公共广播公司27日威胁取消订阅其新闻服务,声称PTI最近的“反国家”报道“损害了国家利益”,并破坏了印度的“领土完整”。6月28日,陕西延安贾延成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在西安未央区法院开庭。据未央区法院通报,出庭受审的除贾延成涉黑团伙成员外,还有延安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杜安平、延安市检察院公诉部原副部长孙继林、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原局长党延文、宝塔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加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利用公权力制造刑事错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印度频繁向边境部署军力,但在印媒眼中,中印的军队实力对比仍有不小差距。 “印度如何与中国对抗”,印度《经济时报》28日发文分析称,尽管印度国防支出占政府总支出的比例(8.8%)一直超过中国(5.4%),但由于中国的经济规模要大得多,中国的国防支出实际上令印度相形见绌。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估计中国2019年的国防开支为2610亿美元,印度约为710亿美元;中国每年每人在国防上的支出约为182美元。印度人均国防开支不到中国的1/3,每人52美元。此外,印度和中国军队还存在战略升级、武器方面的差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加军将线索安排民警办理后,在未对群众反映问题线索全面调查的情况下,就认定群众举报线索“不属实”。2016年,延安市委督查室认为公安机关对线索查办不力,要求延安市公安局进行复核。党延文不按要求认真组织复核,继续将此事安排给加军办理。加军未进行任何复核,便安排民警以第一次核查报告再次报送至宝塔分局,使贾延成及其犯罪组织逃避查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口水战升级”——从周六到周日,印度两党围绕与中国关系的互相指责愈演愈烈,一些指责甚至到了荒谬的程度,引发媒体围观。印度总理莫迪28日在其例行广播节目中称,“那些将邪恶目光投向印度拉达克领土的人得到了适当的回应”,被广泛认为是对中国“示强”。 多家印度媒体28日详细报道了印军在边境地区的最新部署情况,分析中印军力对比。“解放军拥有印度军队所缺乏的一切,和更多”,“火线”杂志网站28日发文警告印度政府:不要升级和中国的边境冲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印度新德里电视台(NDTV)28日报道称,印度与中国军队在拉达克的冲突导致至少20名印度士兵死亡,遭到在野的国大党猛烈抨击。为了反击在野党的批评,执政的印度人民党主席纳达27日向国大党主席索尼娅·甘地提出10个问题,包括拉吉夫·甘地基金会在2005年前后接受中方捐助,其间印度对华贸易逆差从11亿美元上升到362亿美元,两者是否“存在交换条件”?NDTV说,针对人民党的指责,国大党发言人27日同样以10个问题进行回击,质问人民党与中国的关系,莫迪的几次访华等都成为“问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经检方审查,加军最终被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滥用职权罪起诉,其妻窦彩霞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非法拘禁罪等四宗罪名。党延文被控包庇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杜安平、孙继林除被控包庇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外,还被控犯受贿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该组织对未按期还款的借款人及担保人实施威胁、辱骂、恐吓、拘禁,甚至借用公权力对借款人使用刑事拘留、逮捕措施,将民事案件转变为刑事案件,逼迫借款人还款,同时采取多种措施对借款人、担保人及其亲属制造压力,致使被害人有家不敢回、有班不敢上、有案不敢报,严重扰乱其正常生活和当地社会秩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24日,冯振东犯受贿罪一案在汉中中院开庭。汉中市检察院指控:2003年至2019年,被告人冯振东利用担任延安市延川县委副书记、县长、宝塔区委副书记、区长、吴起县委书记、富县县委书记、延安市委常委、市委宣传部部长、延安市委副书记、延安市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,以及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、职务晋升、企业经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。